瓜皮

贝尼特斯不懂爱

KilwaKisiwani:

CP:你看着像啥就是啥




结局高能预警,无关人士请迅速撤离战场




这是好几个脑洞加成的结果,然而我还是很想看贝尼特斯是大反派的故事
















杰拉德撑着伞在雨中伫立了好一会,雨势没有减小反而愈加瓢泼,细细密密的雨珠落在坑洼的水泥马路上似无声响,杰拉德却盯着溅起的水花,好一阵出神。




“喂,想什么呢?”阿隆索从远处快步跑来,朦胧的雨幕中蓦地伸出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,杰拉德的身形不由自主地晃了两下。




“我在想,下次不知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


阿隆索收起自己的伞,往杰拉德伞下挨了过去,后者很自然地挪动脚步,腾出左半边位置给他。




“听着,几年前我也想过这个问题。”阿隆索拨了拨眼前被雨水沾湿的刘海,咸湿的黏腻让他感到不舒服,“但你看现在,这并不是问题不是吗?”




杰拉德习惯性地搂上阿隆索的腰,挑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开口:“昨天,我接到一通电话,从西班牙打来的。”




阿隆索并不感到惊讶,搓了搓手说:“前天,我也接到一通电话,我们的老相识。”




杰拉德莞尔一笑:“看来是同一个人,等等,他为什么先打给你?”




“拜托,是这个问题吗?”阿隆索相当无语地翻了翻白眼,杰拉德随心所欲岔开话题的能力总令他哭笑不得。




“好吧,言归正传,他向我道歉来着。你知道——”杰拉德比了个手势,“他在米兰、拿波里都不太顺利,我想,他可能确确实实明白了点什么,不仅对你,还有很多人。”




“可看起来,我觉得他最对不起的人应该是你,我们大不了一走了之,而你不行。”




杰拉德把手伸出伞外,微凉的水滴滴在掌心,他握紧了拳头,雨水仍自掌缝间流下,他什么也没能抓住。




“也许,他就是吃准我这个弱点吧。”




“有弱点的人更可爱,史蒂文,你知道我们都喜欢这样的你。”




“可他不喜欢。我常常觉得它看我的眼神很复杂,疏离、淡漠又夹杂一丝若有似乎的期许。我为他做过那么多事,他却从未肯定我的做法,好像那本就是我该做的。以前我不太懂,但现在我知道其实我完全可以对他说不。”




“他又对谁另眼相看过?对我还不是一样吗,永远的自以为是。”尽管时隔多年,阿隆索提起那个人的语气仍不甚友善。




“真是难得,我还以为你早就不再生气了。”




阿隆索忽然侧头看他:“你以为我是为我自己?”




杰拉德扯动嘴角,笑得煞是好看:“我知道。”








女儿们还是会回来读书,统共也没有太多东西要搬,他只是忽然很想找个人叙叙旧。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,十多年来的默契,甚至不需要打电话,阿隆索总会在恰当的时机出现。云淡风轻的语调,说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废话,漫无目的却乐在其中。




“想再回安菲尔德看看吗?”西班牙男子问道。




“我看是你想回去吧。”杰拉德时常有种其实阿隆索才是真正Scoucer的错觉,而他根本不属于这里。




“跟你说个笑话。”阿隆索一边踩着导盲砖往前走,一边面露微笑说,“前天那个电话,拉法恭喜我来着,在对的时机加盟拜仁。”




杰拉德也笑了,他发誓绝不是故意笑得前俯后仰,可这的确太好笑了。“他说的对,恭喜你逃过一劫。”




“哈,我不愿与他为伍就如同我不愿与你为敌一样。”阿隆索倏地收敛了笑容,“但我猜,他也许真的后悔了,不仅对我的事,所以我猜他先打电话给我是想探探我的口风,继而方便再打给你。”




“噢,这可真不像他。”




阿隆索耸了耸肩:“我也觉得很奇怪,,所以我动了点手脚。”




“怎么?”




“我告诉他史蒂文换过联系方式,他得更新一下他的通讯录。”




“嘿,你真棒。所以是哪个可怜人接到了他的电话?”




“约翰特里。”




“愿上帝保佑约翰。”




“我原本是想告诉他穆里尼奥的手机号码,但我担心他们吵起来。”




“非常合理的推测。”




“所以你后来有和穆里尼奥正式道别吗?我是说,除了传纸条这种方式。”




“约翰来过电话,希望我能去伦敦参加他们的派对,但毕竟——不太好。”




阿隆索点了点头表示理解,刚卸任的前利物浦队长出现在切尔西球员教练的派对中,传出去总不是什么好事。阿隆索清楚地知道“责任”二字对杰拉德来说意味着什么,他已经背负了很多年,即便如今放手离开,长久以来的习惯,恐怕他仍会如此要求自己。




“说真的,我更喜欢你任性的一面,你知道其实并不需要两个人都很理智。”阿隆索用手肘戳了戳杰拉德,示意他雨停了。




杰拉德收起伞,安菲尔德已然出现在眼前。








“为什么我每次来利物浦都下雨?”




“大概舍不得你走吧。”




“史蒂文你该去写诗而不是做什么职业足球运动员。”




“太迟了,十年前你就该跟我说的。”杰拉德把雨伞放在门口,牵着阿隆索的手走进了安菲尔德。




就在他们从球员通道走出来的那一刻,时光仿佛开始倒流,回忆排山倒海而来,两个人木然站在原地,像是被闪电击中,只有相互牵着的手,越握越紧。




阿隆索率先回过神来,故作轻松地问道:“果然还是人多一点比较好?”




杰拉德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,不知为何却定格在穆里尼奥彼时狂傲不羁的脸上,他幻想过无数次,希望有一天穆里尼奥会成为他的教练。然而命运总爱上演擦肩而过的戏码,他没能做到的事,阿隆索却替他完成了,可明明阿隆索更倾慕瓜迪奥拉一些。




莫名其妙的缘分。




而阿隆索给出的评价是:他不是我喜欢的教练,但他的确是个好教练。




相当客观。杰拉德想,不会有人比贝尼特斯更不擅长处理与球员之间的关系了。




“说点什么史蒂文,我们不可能一直站在这里看雾看云看草皮,别让我看起来像个蠢货。”




“不如我们来唱歌。”




“什么歌?”




“杰拉德摔了个大劈叉……”




“停。”




“说真的,在那之前我根本不会去在意他们唱什么,但穆里尼奥在意,他会为我说话,他没有和我一起共事过,他都会为我说话。拉法就不会,如果能选择,他也许会装作从不认识我。我也想任性一些,但似乎我在他手下学到的只有职责、职责、职责,他是一台工作机器,所以希望我们也同他一样,踢漂亮的比赛,进美妙的球,而没有过多的羁绊。”




“贝尼特斯不懂爱,所以他不会明白正是这些强烈的羁绊才能成为我们漂亮比赛、美妙进球的源动力。”




“就像他自作聪明把你卖给皇马,他以为这样就能真正分开我们。”




阿隆索浅笑着说:“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,皇马需要他,而我刚好在一个对的时间离开,慕尼黑除了有些冷,日子倒也过得平淡,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过分复杂的圈子。佩普时常和我聊英超,你不知道他有多想去英超证明自己。只是你——”




“我的遗憾也不只这一件,多了就习惯了。”




“史蒂文?”




“嗯?”




“你还有我。”




“足够了,让穆里尼奥见鬼去吧。”
















天空放晴,迷人的阳光拨开乌云,杰拉德微眯着双眼看向天际,忽的叫他想起另一件事。




他把阿隆索的脸掰过来,好叫他们互相直视对方,用一种极其严肃的口吻问道:“你记得中间有一回穆里尼奥想要带我到伯纳乌,我一直没问过你,如果当时我同意转会,你会怎么做?”




思索了一会,阿隆索皮笑肉不笑地回答:“我会加盟曼联。”








-END-

评论(2)

热度(38)

  1. SGXA发呆的云朵KilwaKisiwani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瓜皮KilwaKisiwani 转载了此文字